青纱夕照-陷入靳东的迷城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不正经番外)

寒生:

  明楼是感觉到光线才睁开眼的,树叶缝隙里透过的阳光,似乎还带着清晨树林的泥土芬芳,身边围绕的细软清风里还能嗅出果木的甜味。我一定是在做梦,明楼淡定的阖上眼。啪嗒一声惊得他坐起来,一颗松果还在身边滴溜溜的打转。


  聊斋?明楼捡起松果向上望去,一只花栗鼠蹲在树杈上歪着脑袋看他。明楼撑着身子站起来,踮着脚用手托着把松果送到花栗鼠面前。花栗鼠小小的爪子抱过松果,呲溜就顺着明楼的胳膊,钻进了明楼医师服的口袋里。没错,原本休息在家,窝在被子里补觉的明医生,突然就出现在了一片陌生的小树林里,还换上了医师服。常年在急诊科锻炼出的强大神经,让明楼决定既来之则安之。他揉了揉花栗鼠的小脑袋,毛茸茸的触感,让他郁闷的心情变得大好。


  “等我找到回家的路,我给你买好吃的”明楼朝着树林的小路走着。远远的出现一个小屋,空气里都洋溢着糖果的香甜。花栗鼠隔着衣服抓出呲呲的声音。明楼有点近视眼,他闻到了味道,但是走进了才看清,这个小屋是姜糖饼的墙,巧克力的屋顶,还有奶油的窗户。黄黄粉粉的,看起来就跟年轻时候大姐的裙子一样。现实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屋子,明楼在窗沿挑了一点放进嘴里,嗯,还不错。明楼又掰了一点姜糖饼给花栗鼠。屋里好像还有人,明楼饶有兴致的敲开房门,一个老太太探头出来,看起来很慈祥,明楼突然想起来,这是那个异食癖老太太吃小孩故事里的小屋。


  于是明楼抵住门,正色道“吃小孩是一种病你知道吗,先不说精神方面,你很有可能缺锌。”明楼习惯的从口袋掏笔,没想到摸到一盒蓝瓶,有意思,明楼把小蓝瓶塞给老太太。叮嘱道


  “一日三餐都记得来一瓶,可能以后就不爱吃小孩了。”明楼扫了一眼屋内,发现明台和他的小女朋友于曼丽背靠背绑在正冒着泡的大铁锅旁。让你平时皮,还老向大姐告状,报应来了吧,真不让人省心。明楼嘴角勾起来,对着一头雾水的老太太发射师奶光波,双手交错,在老太太眼前变出一朵玫瑰花。


  “美丽的女士,不好意思打扰你的午餐时间,那是我顽皮愚蠢的弟弟,如果可以,我能用半年份的小蓝瓶换回这两个倒霉蛋么”


  于是,明楼潇洒的在欠半年小蓝瓶的字据上签上名字,领着明台和于曼丽走出了糖果屋,老太太站在门口,手中飘扬的丝巾是离别的忧愁。


  明楼心情大好,看到明台吃瘪是再开心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明台和于曼丽好像不认识自己的样子,这让明楼有点失望,既然明台在这,说不定明诚和大姐也在这。明楼一行人继续向前,花栗鼠蹲在口袋里快乐的打着饱嗝。突然一群蒙面人拦着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不能过去”大波浪卷的女人说,虽然蒙着脸,明楼还是一眼认出是汪曼春。


  “曼春,不要闹了,师哥累了,想要回家睡觉。”


  “谁是你师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汪曼春厉声质问,噌地一声一把40米的大刀魔术似的被汪曼春举向天空。


  牛逼啊,明楼简直都要给汪曼春鼓掌了。


  “曼春,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哼,”汪曼春举着刀走过来,伸手挑起明楼的脸,“长的还不错,给我当压寨夫人吧”花栗鼠此时窜到明楼肩上,冲着汪曼春呲着牙,甚至还想要扑着咬汪曼春的手指。明台和于曼丽这时也冲过来


  明台喊着“老女人,放开这位壮士,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你才壮士,你全家都壮士。明楼吐槽无能,自己是多吃了两口,也不壮啊,好歹也是急诊科公认最靓的大夫。


  于曼丽这个小姑娘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上来就动手,叽里呱啦念了一通,天上竟然开始掉蜘蛛。明台也不示弱,三拳两脚就撂倒了个蒙脸瘸子。同事一场,辛苦你们了,明楼闭上眼睛不忍直视场面的惨状,掏出血清和蛇毒解毒片扔在蒙面人旁边。


  “黑寡妇毒性大,你们血清推快点”明楼把还想往外扑的花栗鼠塞进口袋,闭着眼跨过蒙面人,继续向前,明台和于曼丽觉得好玩,想要去汪曼春的匪窝转转。明楼求之不得,这两个大杀器,指不定多能作,匆匆告别,明楼大步向前走。


  “还是你最可爱”花栗鼠好像听得懂一样,仰头吱一声,表示认同。


  “哎哟”明楼被脚下的树枝差点绊倒


  “小心着点呀,毛毛躁躁的”这不是大姐的声音,明楼顺着声音看过去,明镜正垂腿坐在一颗五彩六色的大蛋上打毛衣。“你要去哪里去呀”


  “大姐,我要回家,好不容易有个假”明楼就差没点头哈腰,给明镜敬个礼了。


  “这么急啊,能不能陪陪我再走呀。”明镜手不离毛线针,眼睛都没抬。


  “哎”明楼答应着,明镜给他移了半拉位置。明楼攀上去坐好。


  “大姐,你在干什么”


  明镜把毛线绕在针上“打毛衣呀”


  “打给谁啊”


  “不知道”可真会聊天,明楼找不到话题,尴尬的动了动,发现自己好像被黏在了这个古怪的蛋上。


  “只有我想让你走,你才能动哟”明镜还是在打着毛线


  “大姐,我真要回去了,阿诚下班回来要担心的”明楼看着偏西的太阳,心里焦急起来。


“你骗人,阿诚还没孵出来呢”明镜停下动作,认真的看着明楼的眼睛。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阿诚还没孵出来?感情阿诚还是个卵生的。明楼赔着笑。


  “大姐,你别打趣了,我一个铁哥们现在在心理睡眠科,要不下次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


  “吃个饭?饭是什么?”似乎感觉到明楼的窘迫,花栗鼠蹲到了明楼油光水滑的油头上,鼓起腮帮子,一下吸引了明镜的注意


  “哎呀,这个小东西好可爱”明镜伸手捧起花栗鼠,忍不住的笑,花栗鼠也很喜欢眼前的这个大姐姐,更加卖力的挥动小爪子。


  “大姐”明楼忍不住打断明镜逗弄花栗鼠的动作,“时间真不早了”


  明镜撇撇嘴,从身后掏出什么,扔给明楼,明楼接过去一看,竟然是一条大号的宝蓝色礼服裙,抹胸,开叉还有个骚包的拖尾。


  “穿上这个,我就放你走”明镜从来说一不二,明楼只好认命的脱掉医师服,把裙子往身上套。


  “不行,里面还有衣服,不好看,阿诚是不会喜欢的”这又关阿诚什么事,他不是还没孵出来么。明楼叹着气,脱的只剩裤衩,再换上裙子。明镜捧着花栗鼠跳下蛋,招呼明楼也跳下来,没穿过裙子的明楼一下子摔了个大马趴,这时候那个五颜六色,玛丽苏气息满满的蛋,开始裂开一条大缝。


  “噢,阿诚要孵出来啦”明镜开心的举起花栗鼠原地转起圈来。明楼撅着屁股正要起身,蛋就完全打开,一个长着小翅膀的明诚,长腿一迈就从蛋壳里走出来。面对明楼撅起的屁股,明显眼皮抽动了一下。明诚走过来蹲在明楼面前。


  “你就是我龙族未来的王妃么,你的脸真大真好看”


  “呸,你脸才大”明镜还在旁边欢呼着,龙要娶新娘了。明楼还没来得及反驳些什么,明诚双手伸到明楼腋下,翅膀扇动,将明楼带到树林上方,人声在树林各个角落响起,都在祝贺龙和龙族新娘的诞生。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明楼大声呼救,然而耳边都是欢呼声,庆贺声。


  “老师,老师”明诚在病房把头发都要挠秃了,明镜看着这孩子自责的样子也怪心疼,搂着明诚安慰道,


   “不怪你啊,都怪明楼自己,他不收病人蘑菇也不会这样。”


  “大姐,我再也不做小鸡蘑菇了”


  “不做了,不做了,让他天天啃白菜反省去”


  “嗯”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5)

寒生:

  明诚往急诊科跑的勤,阿香觉得这小伙子,长的帅气又有礼貌,一口一句阿香姐叫的甜,是个好苗苗。所以在明台出现在急诊科的时候,阿香拉住了抱着小桶,跑得气喘吁吁的明诚。


  “混世魔王来了,先别过去”


  “阿香姐,那人谁啊”明诚远远盯着都要缠到明楼身上的明台,眼神都不对了,又是牵手又是拽袖子的,明楼还依着那人胡闹,明诚觉得明台头上都写着大大的奸夫两个字。


  “明医生的弟弟,明台。”


  “老师的弟弟啊”明诚调整了表情,原来是小舅子,这就放心了。“没事,阿香姐我就去送个饭,不打扰他们”明诚没有抓住阿香混世魔王的点,整整衣服,不等阿香拦住,就走出了护士站,朝着两人走去。


  “老师”明诚一声让明台看了过来。一步窜到明诚眼前,明台摸着下巴,道“少年你面色发青,肾虚啊”


  是个男人都不能忍着被说肾虚啊,明诚还没发作,明楼就一巴掌招呼上明台后脑勺


  “瞎闹什么,跟着老王八学了两天玄学就敢给人看病了。”


  明楼口中的老王八,是明台现在的老师王天风,是上海出了名的中医大家。在一次中西医全国研讨会上,明楼和王天风有过交流,听说刚开始相谈甚欢,后来竟然差点大打出手,明楼说王天风故弄玄虚,不讲科学,王天风嘲讽明楼给病人都是用的老鼠药男人药,临床药物都不敢给孕妇做实验。总之就是不对付,王天风不知从哪里知道明楼还有个弟弟要上医学院,逮住明台忽悠了半天,把明台拐到了中医学院。虽然知道王天风这人真本事是有,为人清高,能做他的徒弟是多少人向往的。可是明楼就是不爽明台被他一番话,说得不打招呼改了志愿。


  明台吐了吐舌头,“大哥你肝火有点大啊,我这口袋里有半把栀子你要不要。”说完作势就把手放到口袋掏。


  “你是不是很闲,老王八最近出差了?”明楼没好气的说


  “嗯,洋鬼子请他去讲课,不是我说,他们能懂啥,五行和阴阳就够他们琢磨好久。”明台撇撇嘴,用手指向明诚“这人谁啊,你小情人?”


  “怎么说话呢,这我学生,人家天天都来急诊学知识,好好学学人家”


  “学知识还带送饭的啊,我很开放的,大哥你可别忽悠我”明台揪着嘴,一脸得意的样子“先是男人婆,又是纯情男大学生,大哥你可以啊”


  “胡闹,明诚你别听明台瞎说”明楼语气严厉起来


  “没事,”明诚表现的跟个温顺的小媳妇一样,“最近熬夜复习,大概是脸色暗了些”


  “哼,”明台绕到明诚身后敲了敲肾区,又掐着虎口问他感觉,寸关尺一搭,“你这是先天肾气不足好吧,多买点暖宝宝贴,隔着衣服贴在肾区,没事多泡脚”明诚苦笑不得的站在原地,也不知怎么才好。


  明楼知道两人脾气,也任着明台折腾明诚。自己先接过明诚的小饭桶,自顾自吃起来。圆润的青豆和米饭混合一起,配着糖醋小排,简直胃口大开。


  “唉,我也要吃”明台伸手就拈去一块扔进嘴里,焦糖红色的酱汁留在手指上,“这是你自己做的么?”


  “嗯,味道怎么样”俗话说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男人的胃。只见明台利索的吐出骨头,出手又是一块,连着手指头都吮干净了。


  “味道凑合,明诚是吧,阿诚哥你开个条件,怎么样你才能到我家做一顿饭给我吃?”明台作势还要拿,看到明楼的脸色,又缩了回去。


  “医院里到处细菌病毒,把手洗了再来用筷子吃”明楼板起脸的样子怪唬人的,但是明台知道他大哥心软着呢。明台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用刚刚摸了排骨的手,把明诚拽到角落,压低声音,偷偷摸摸的问。


  “我一眼就看出来你对我大哥有企图,小兄弟你很勇敢啊。”还装模作样的拍拍明诚,“我大哥是不是还不知道?”


  明台这话说的肯定,不似之前的调笑。明诚的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支支吾吾半天也没吭出声。明台啧了一声,恨铁不成钢一般撅起嘴“你看大哥的眼神,就跟隔壁科室的母老虎汪曼春一样,我跟你说,她可是我大哥青梅,明着暗着不知道鼓捣了多少,才跟我大哥走到一起”明台用手按到明诚胸口,还是拿排骨的那只。“我大哥平常在科室说一不二,在这方面还得我大姐说话,只要你把我大姐搞定了,大哥不就是你的人了。”


  明台说的诱人,“你的人”更是正中红心,明诚听得晕乎,连忙追问“我怎么才能让你姐姐同意呢”


  “嘿嘿”明台表情变得得意“一个月去我家一次怎么样,我邀请你去我家做饭,我大姐就听我的话,我帮你美言几句,怎么样。”


  被自己幻想冲昏头脑的明诚完全反应不过来,还来不及回答,只见明台又冲他比了一根手指“再加一张我大哥光屁股的照片。”


  “成交!”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4)

寒生:

  “医生,医生快来瞧瞧我们家孩子。”晚上11点,值班室里冲进来一位年轻妈妈,把椅子也给撞倒了,穿着宽大的睡衣,怀里的宝宝安静的躺着,不哭也不闹。明楼心一跳,连忙起身上前,接过小婴儿。


  “孩子爸爸呢?”明楼一边检测婴儿的体征,一边安抚这位年轻妈妈


  “在家,他明天有工作”女人神经质似的揪着自己头发,“这孩子每晚都闹,今天好不容易不哭了,我去看看他,结果一摸额头烧的滚烫,哭都哭不动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说着就哭了出来。


  “什么时候开始闹得?”


  “大半个月了”女人哽咽着回答


  “白天闹不闹?”明楼按着婴儿的小胳膊肘部检查脉搏。


  “也闹得厉害,我没经验,孩子奶奶说是正常的,医生我是不是不是个好妈妈,我不是故意让孩子病成这样的。”明楼没有接话,继续询问婴儿的饮食,大小便情况,手上的检查也没停。


    明楼看婴儿的脸上红的厉害,解开婴儿身上的衣服,只见小婴儿身上全是大面积的红斑,脓疱,丘疹,还有大量的皮屑一片片的翘起,甚是吓人。明楼拿手去触,小婴儿嘴张了张,细小的哭声似乎从嗓子里积压出来,就几下便息了声。


  “下次孩子有异常,赶紧来医院,现在去办住院。”明楼简单交待女人,“孩子情况不太好,叫你老公过来有个商量,剩下交给我们医生”


  嘴上说的轻松,明楼的神经一直绷着,晚上值班护士还在icu守着其他病人,只能自己抱着软绵绵的一小团去取冰袋,给孩子降温


,把头孢打上,白蛋白也补上。自己不是专业的儿科医生,虽然大概知道自己知道是什么情况,也不敢耽搁,所以在交待孩子母亲后,自己就给儿科值班医生打了电话,现在就只等儿科的过来救急了。明楼把婴儿衣服扒掉,守在床边,icu只有成人的床,小小的躺在中间,显得更加可怜,明楼的手不敢移开婴儿的小胳膊,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规律脉搏。


  等儿科医生过来,明楼的胳膊和腰都有点酸痛。深夜急诊没什么人,明楼又跟着儿科医生上到儿科病区,帮着冰液体,又帮着打头皮针。


  所以当明诚见到明楼的时候,被折腾了一夜的明楼,差点没顶着黑眼圈一头栽进碗里。明诚心疼地问道“老师没事吧”


  “没事,昨晚收了个病例比较有意思,下午你没课的话带你去看看”明楼按着眉心,揉的很重,重的让明诚都要怀疑褶子是被他自己按出来得。叹了口气,明诚走到明楼身后,帮着明楼按起了太阳穴,修长的手指力道适中的按压让明楼很是受用,“记得穿白大褂”


  “知道啦”明诚应着,“下午四点过来”


   “嗯”明楼眯起眼睛哼了一声当做回应。


  下午四点,明诚穿着一身医师服,小身板笔直的戳在值班室门口,护士站的小护士们都有种春季花粉过敏的感觉。再有深受中老年女性患者喜爱的明医生加持,直接要从第一变态反应转到一四反应一起上了。明楼领着明诚,从手术电梯上儿科。


  “皮肤上了没”明楼和明诚并排站在电梯里,明诚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值班室里好歹还有其他医生在,见习课上明楼也是被患者,学生围绕着,单独两个人,明目张胆的晃到其他科室还是第一次。“上到皮疹了”


  “嗯,那就行,教科书式的4s症带你看看去。”明楼长腿一跨就出了电梯,没有感觉到明诚的少许局促。像往常一样,明楼先去和患者沟通,明诚在外面等着明楼的信号。不多会儿,明楼两指一钩,明诚了然进去介绍自己。


  小婴儿身下垫着软垫,身上除了细细长长的输液管就没有其它,小手上的皮屑就跟手套一样,红红的皮肤上还有水疱,果然是烫伤一般。明诚伸出手想要摸一下,被明楼打掉。


  “小家伙本来就够不舒服了,就别碰他了”明楼声音放的很柔,手上调整钾泵管子的动作也是轻轻的,明楼仔细的把管子拨到尽量不接触小婴儿皮肤的地方,明诚觉得明楼的眸子里都闪着小星星。


  出了病房,明诚打趣道“老师喜欢小孩子?”


  “嗯,喜欢啊,”明楼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但是不喜欢多动的。活泼就好,太好动也有点烦心。”


  “老师照顾过小孩子?”


  “我还有个弟弟”明楼提到自己的弟弟明台就头疼,仿佛耳边就是明台的口头禅,我告诉大姐去。“他要是有你一半乖巧上进就好了”明楼说的诚恳,明诚被夸的也很开心。明楼的弟弟?四舍五入就是一家人啊。没想到没过两天就遇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弟弟。

老师,我有个问题(三)

寒生:

  明诚一向是寝室里的异类,寝室联合开黑的时候,他在床上看书,见习课也从不缺席,甚至还丧心病狂的找机会去附属医院。可他性格好呀,一人去食堂,全寝室不饿,一人打水,全寝泡jio,时不时的还打扫卫生,除了有点闷骚,实在挑不出缺点。可最近,明诚室友觉得明诚变得诡异起来,先不提老在大半夜呵呵傻笑,还经常大清早起床,用寝室的小锅焖东西。隔三差五的给寝室阿姨送水果,蹭着阿姨的锅炒菜。这一切的迹象都说明,明诚恋爱了。


  鉴于下课就抓不到明诚人影,几乎都是踩着阿姨关门的点回来,饭只能自己买,泡jio也显得那么的奢侈。众室友看着满地的垃圾,表示明诚变了,再也不是上帝派来拯救他们的田螺姑娘了。


  明楼倒是觉得自己捡了个不错的好宝贝,一个微信号,每天抽点时间和根正苗红的明诚同学交流一下,自己的午饭晚饭都有了保障。虽然为人师长刚开始会教育他学习为主,但是架不住这久违的超越外卖食堂的美食,最近明医生已经开始点菜了。明·良心不安·楼也试着把自己的食堂卡给明诚作为酬谢,在明诚看傻子似的目光中,悻悻的缩回递卡的手。只好承诺饭不会白送,能教的都会倾囊相授。护士站小香姐的白眼都要翻到二楼的泌尿科了,这到底是带学生,还是招童工。


  按照惯例,明诚前一晚都会问明楼第二天的工作安排,今天当明诚提溜着排骨焖饭,推开急诊科的办公室时。见到了一脸阴沉的明楼,正和对面的中年男人争执着什么。明楼见明诚进来,示意他坐在一边。明诚抱着小桶,努力减低自己的存在,缩在角落。


  “你爱人的情况,我已经跟你解释的很清楚了,手术室就等着你签字。”明诚感觉得到,明楼的语气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气。


  “这手术要这么多钱,做不了,做了俺家娃吃饭怎么办。”晒得黝黑,满脸褶子的男人,脸上写着大写加粗的穷,执拗的不肯签字。


  “没了你老婆,你娃也吃不上几顿好饭,4岁的孩子没了妈,你能在家带孩子?”明楼捏纸的手青筋突出,“3千块,就3千块,你先签字,做完我们再想办法。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女人可以再找。”中年男人的脸简直要皱成一坨,明诚觉得自己看到了那些褶皱中溢出的污秽,粘稠黑暗恶心到令人作呕。


  “屁话,”明楼突然站起来,高大的身影罩在中年男人身上,手拍在桌上的响声,让中年男人和明诚都是一抖。中年男人闭闭混浊的眼睛,眼泪就下来了,他拿黄黑的手背蹭了两把。“医生,我是农村人,没文化,但您说的我都懂,”中年男人哏了片刻“您也说了,这手术风险大,孩他妈可能以后就躺那了,3千块我还能去借,以后的钱又从哪里来呢。”中年男人绝望的盯着明楼的眼睛。明诚看见明楼脸上闪过一丝悲切,他坐下来,从桌上抽出另外一张纸,让中年男人签了字,抬手让男人离开。只剩下自己和明诚两个人。


  明诚不敢开口说话,就静静的坐在原处,看着发愣的明楼。良久,明楼才开口“会抽烟么”


没有等明诚回答,明楼从最下面的抽屉里翻出半包烟,拿出一根和打火机揣在兜里,径直出去。明诚抱着装饭的小桶也跟着出去,一直走到负一楼楼梯间,明楼点燃烟,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来。连续好几次,才再次开口“劳资真的是讨厌医生这个职业。”他转向明诚,像是再跟明诚说,又像是跟自己说,“人是救不完的,医生只能救能救的人”


  明诚拿掉明楼手里的烟,放在嘴边,也吸了一口“老师,怎么分辨谁是能救的人呢。”


  明楼伸手将烟头夺回来,扔在地上踩灭。


  “这就不是医生的事了,天王老子才管这档子恶心事。”明楼忿忿的回答,把熄灭的烟头用脚捻了个粉碎。“都tm的是命”

老师,我有个问题(二)

寒生:

群里都是反馈的病人情况,先前那个断腿的小伙子还在手术台上,因为清创做的不错,补液补血及时,评估后可以把腿接上去,估计后期恢复也不会太差。但是另一个女孩子胳膊被挤压的太严重,预后不容乐观,还在讨论是否进行保留手臂。女孩子手臂图片发在群里,虽然看不见脸,凭着手臂皮肤也能知道年纪不大。还有下午还能和他描述疼痛位置的老大爷,突发肺栓塞,也没救回来。当了这么多年医生,年资越大,心也越硬。明楼想起自己做小医生那会儿,什么都不怕,觉得自己只要技术够好,就是天王老子也带不走他的病人,现在他已经信命了。有的人跳楼自杀都能被抢救回来,有的人就是下楼摔一跤也能因为栓塞送命,不是命还能是什么。


  明楼把自己的一些建议发在群里,手机上方提醒根正苗红发来信息。明楼点进去,明诚发了一个笑脸表情。抬眼看了一眼手机右上角,果然是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1点多了还没睡。明楼懒懒的团了团被子,回复过去。


  上海风大:这么晚还不睡


  根正苗红:今天的课还没复习完,神经病学太难了


  上海风大:及格就行,神经病学太专了,不当神经科医生不用掌握的那么好。


  根正苗红:老师当年神经病学也是刚及格?


  上海风大:不是,鄙人不才,88分


  根正苗红:鄙视[表情],那我更要好好学,结业考90才行


  哟~现在的小兔崽子,明楼觉得这孩子有几分自己当年的影子,不由得想揶揄他一下。


  上海风大:事事争强好胜,小心偏头痛


  根正苗红:我又不是大姑娘,老师现在在干什么呢。


  赶紧转移话题。拿到明楼的微信让他兴奋的睡不着觉,纠结一下午,还是等到夜里发信息,希望明楼看到,也不希望明楼看到。就跟个大姑娘一样,明诚长叹一声,才闭着眼睛把第一条发出去,祈祷着明楼已经去会周公,没想到马上就收到了回复,明诚手忙脚乱,差点没把手机从上铺扔出去。没带脑子的随手编瞎话,明诚都不知道自己发了啥。现在收到明楼半是揶揄半是叮嘱的回复,明诚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让你得意忘形瞎说话。


  上海风大:分检抢救了一下午,刚刚下台。


  根正苗红:老师辛苦了,还没吃饭吧。饿不饿,我给您点个外卖送过去。


  明诚脑补了一下明楼认真执刀的样子,感觉自己因为熬夜心率升高的心脏跳动的更加用力。立马狗腿的嘘寒问暖。


  上海风大:你知道我在哪么,就定外卖。在手术室蹭过饭了。


  根正苗红:师娘肯定心疼坏了。


  明楼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这小屁孩平时一脸正经,没想到聊起来这么八婆。人不可貌相啊。自己现在孤零零的躺在值班室,哪里来的师娘。脑袋里一闪而过汪曼春的身影,明楼顿了一下,慢慢打字。


  上海风大:前师娘还在台上开脑壳,现师娘还在人海里寻找我。


  干得漂亮!要不是寝室里已经安静了,明诚简直要跳起来,还没老婆,女朋友也没有。明楼可能不知道,明诚早在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明楼这个人,那时候明楼刚刚来到医院当小医生,转科在自己老爹手下。自己来医院找老爹的时候,总能看见他耐心的给患者体检,回答患者的问题。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汪曼春。听说明楼的姐姐不同意,一直没能转正,现在看来是真的。明诚觉得自己对明楼是一见钟情,虽然对象并不知道自己的感情,甚至连自己是谁都没印象。但是人定胜天,明·社会主义接班人·诚坚定自己的想法不动摇,排除万难,进入了医学院,成功给自己创造了机会。知道明楼在急诊科发展,没课就往急诊科跑。明诚强压自己的喜悦,手都抖起来,删了几遍才装作惊讶的回复过去。


  根正苗红:老师也是单身啊!


  上海风大:下班只有冷锅冷饭冷床板,可不是单身吗。


  明楼忍不住怀念起,搬出来前姐姐做的饭菜,还有搬出来后汪曼春在厨房忙活的身影。


  根正苗红:都包在我身上了。


  明楼收到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也不明白啥意思,看看时间也该睡了,思量着把聊天收尾。


  上海风大:不早了,你下午想问什么,回完你,我得睡了,明早还得查房。


  明诚早就忘了这茬,没想到明楼还记着,略有些失望无语的回复。


  根正苗红:忘了,老师早点休息吧,晚安。


  上海风大:嗯,晚安。


  明楼掖好被子,闭上眼睛。明诚将手机扔到一边,赌气似的把头埋在被子里,过了一会儿,又探出手,悉悉索索地在网上搜索起寝室食谱来。


 

老师,我有个问题(一)

寒生:

  明楼,急诊科老总,常年在临床一线二线与死亡作斗争。今年还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带见习小医生们接触临床。明楼简直一个头肿成两个大,医院领导怎么回事,是嫌急诊科不够挤,还是病人死得不够快,本来人手就不够。话虽如此,明楼从心里还是乐于和年轻人接触的,所以还是尽力教给这些孩子。


  明楼最近注意到一个很特别的孩子,因为好像不论是哪个班来见习,总能看见他,眼睛很圆,一言不发的抿着嘴,跟个老大爷似的,说的最多的就是“老师,我有问题,您看……”。人一旦长的端正,就会招人喜欢些,更何况,这孩子还特别勤学好问。明楼就格外的留心明诚。


  “老师,您看这里……”今天明诚又来见习,话还没说完,就被冲过来的汪曼春打断 


  “师哥,高速上连环撞车,12个病人分诊到我们医院,还有5分钟到达”汪曼春边说,边将呼吸气囊和肾上腺素抱在怀里,匆匆跑出去。


  “不好意思,下次补给你们,先回去吧”明楼交待一句,追着汪曼春出去,临门转身点名明诚,“上海风大,我微信号,有事微信问我。”说完风风火火的冲出去。


  等到明诚反应过来掏出手机的时候,明楼已经不见了。上海风大?这都是什么老古董名字。明诚绷紧的脸放松下来,全键一个一个字敲上去,备注明诚发送过去。


  另一边,明楼组织着医生护士等待在急诊科门口,尖锐的刹车片摩擦地面声音响起。


  “来了”明楼眼神凝重,推着移动病床迎上去。


  明楼手搭患者颈动脉,另一只手将听诊器贴在患者右胸,听不见呼吸音,血管跳动微弱。明楼眉头深深皱起,抬手将注射器插进右二肋,听到噗呲的细微响声,患者呼吸勉强上来,明楼招呼着把病床推到手术室,继续处理下一个,大面积撕脱伤,右小腿挂在膝盖下,脸色苍白,嘴唇发绀,明楼喊了两声,没有回应。把喉管插进去,立马挂上液,找准锁骨下扎进去。简单清理伤口后,小心把皮肤大致对好,止血带绑好,“梁仲春,赶紧验血输血,稳定了找骨科。”医生的喊声,病床移动的声音还有病人的呻吟声,鸡飞狗跳的一下午。等到把所有患者分配安置好,明楼的白大褂已经沁了汗,再看手表,早就过了下班时间。


  凑活着在值班室躺一晚算了,明楼揉揉眼眶,去手术室蹭了碗盒饭,随便冲冲就窝在值班室的行军床上。习惯性的睡前玩玩手机,明楼打开微信发现一个头像是背影的好友请求。


  根正苗红?


  感情还是个社会主义好苗苗。明楼笑着按下同意,接着翻看同事群里的交流。

呼叫去年春恨太太

发生什么了,怎么一片空白啊,太太您哪里去了?!心好慌……


这是要被气疯的度总的视角😄
那个总监不光搂着许爸爸的腰还要揉!!!😱
每次这位总监一出场,对东哥这么热情,就能想起您的度总和许爸爸,就格外期待12月份太太的文@去年春恨
真的快要被馋死了

【楼诚101】预选赛放榜,明日正式开战!

啊,诚楼的真是少啊,就一个😂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以上就是预选赛投票以及排位的结果,不知道你喜欢的cp有没有包括在内呢~


此次预选赛的目的是确定参赛cp,所以在正式比赛开始时所有票数清零,计票重新开始。


在此说明一下正式比赛的计票规则:


【产粮投票】


作品包括同人文、同人绘图、同人视频


结合近期大家提的建议,为了方便计票和提高公平性,我们对计票规则作出了修改细化,希望产粮的朋友注意



同人文:每篇2000字以上可折合10票;每篇5000字以上可折合30票


同人绘图:每幅可折合30票,特别优秀的作品可以折合40票


同人视频:每个2min以上可折合40票,超过5min可以折合50票



注意:


1、每个作品折合的票只能投给一个cp,且限定为作品中提到并占据一定内容的cp,即如果是群像作品,只能投给一个cp


2、参与投票的作品请打tag“楼诚101(你投票的cp)”,例如:楼诚101(谭赵)


投票时千万记得规范tag格式,具体tag名称按照榜单中来,不符合规范的票一律作废,因为计票的小伙伴根本看不到你!


3、建议写文的小伙伴大致标注一下字数,方便统计


4、禁止把以前已经发过的旧作删掉再带tag重发,禁止抄袭,被发现后会被公司取消投票资格




【投票帖投票】


公司每两周会发布一个专门的投票帖,由大家在评论区进行投票


每个ID可以投5票,可以投给多个cp,也可以投给一个cp,但每个ID可使用的总票数只有5票


和产粮投票不冲突


注意:


1、为了方便苦逼的计票小伙伴,投票时请注意规范格式,使用排位中所用的cp名称,不要用繁体,不要写小作文,只要冷漠而简洁地说出你想投谁就行


参考格式例如:“谭赵、凌李、蔺靖、蔺靖、黄曲”


2、禁止一个ID超额投票,万一被苦逼的计票小伙伴发现,他会怀着悲愤的心情拉黑你




为了激(ci)励(ji)大家,今后每两周将公布一次总排位,并且按照票数分为ABCD四组,是不是非常一颗赛艇(。ì _ í。)


正式比赛将于6月25日凌晨0:00开始,希望大家踊跃参与,pick你喜欢的cp~



幕后(郝晨×丁小川)12

呆妖精:

走链接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7f4a4760102y3p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