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纱夕照-陷入靳东的迷城

【靳东】新红旗H7上市发布会自录cut UP主: YJ就是22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669907
东哥这讲话的感觉……绝对提前背词了吧。
总是会有点紧张的东爸爸

说贱婢,碧莲都是骂人的吧,应该举报吧,已经举报

一个邪教cp,看这可怜的小眼神,这霸气的保护欲。这应该是在三个女人加一个男中左右逢源😄三妻四妾啊。
以前看的时候完全没有这感觉,现在是怎么了

直到给皇后说贺词的时候,蔺晨才发现其中的不妥。恭贺名单从皇上的各个兄弟亲王们开始,都拖家携子的一家一家给皇后贺喜呈上礼单,只有他因为称谓被安排和皇子们一起,也就是和他的侄子辈们。
上半身伏低在光可鉴人的金砖上面,神不守舍的说着贺词,眼睛的余光瞄到当今太子和他的兄弟们的衣角,华丽的衣服,年轻的皮肤,站起身,和他同一排的皇子们和自己同样的身高,同样的长身玉立,年龄不相上下,然而他们的贺词称呼不同,他的那个“皇兄皇嫂”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父皇母后”四个字里。身后是年岁不等身高不等的奶娃,望向御阶上的萧景琰,蔺晨有点心跳加速,头晕目眩。这是几个意思?

开始进献贺礼,蔺晨勉强压下心中的气,叫人取宣纸磨墨,然后坐在书案后,先将一米见方的宣纸几次折叠,取笔蘸墨,在纸上开始写寿字。皇子们的贺礼看完了,蔺晨的字也恰好写完,手中拖着平淡无奇的几种类型的寿字的宣纸,蔺晨走到殿前,“皇嫂,这是我写的几个寿字,献丑了。这是一百个寿字,祝您万寿无疆。”众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当整张纸打开后,才发出了惊讶的夸赞声。蔺晨中午觉得挽回了一点颜面。这百寿图是在折叠的宣纸上按一定的方式方法写上寿字,不仅需要笔力,还需要美观,并且因为墨迹的浸透在里面的的宣纸上还会形成寿字,最重要的是,写的字和浸染的字最后再连成一个大大的寿字图形。
在众人的称赞声中,蔺晨坐进自己的席位,目光扫过大殿,心里开始升起了隐隐的不安,晴儿不见了!
酒席上桌,有哥哥上来敬酒,蔺晨强装笑意,他们还算顾及他的颜面,没有称他世子,只是叫他十六弟,可是他现在好想找到晴儿回家,哪怕那里是一个囚笼。

突然一声“世子救我”的尖利叫声穿过欢声笑语传入了蔺晨耳中,是晴儿!!不顾周围群臣的目光,穿过舞娘循着哭声跑过去,殿门附近晴儿正被两个强壮的侍卫作势拖走。
蔺晨连忙喝住他们,“住手,她是我带来的下人,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侍卫放开晴儿的手臂抱拳道:“禀告世子,她冲撞太子殿下”
蔺晨心里紧缩了一下,太子……
“不许走!你们等一下,我要见太子!”蔺晨厉声说到,太子并没有走远,看到蔺晨,便带着随从走了过来。
蔺晨询问太子怎么回事,太子只说这个婢女妄图偷拿皇上赐予的回礼,蔺晨再问晴儿,晴儿只哭着说不知道。

这边的骚动已经引起了萧景琰的注意,他挥挥手音乐停止,舞姬退下,几人的身影露了出来。众人一起跪下,萧景琰的脸黑了下来。
“尔等所为何事?如此扰乱寿宴?”
“启禀父皇,这贱婢偷拿贡品被我撞到,还拒不承认,我正要拿下严惩”
“皇上,晴儿生性单纯,憨厚,绝不会这么胆大妄为,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请皇上明查”
“我一个堂堂太子还污蔑她不成?”
“晴儿,说话啊”
变成泪人的晴儿呜呜咽咽的说道:“我见公子壶中酒少了,所以想跟姐姐们要一点,一个姐姐给我指了方向,我就随便拿了一个酒壶……”
“恰恰那个酒壶就是贡品”太子冷冷的打断道
“呜呜呜,可是我真不知道哇”晴儿伏地大哭起来。
萧景琰的脸上漏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蔺晨见状连忙爬前几步,哀求道:“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小姑娘见识少,是我没有教导好,求皇上网开一面,这是误会,是误会”
“有什么证据是误会?你自己也不过是个罪人,能有多可信?!”太子冷冷回到
蔺晨听了不禁抖了一下,这可真是最大的把柄,这种口舌之辩本就不是他的擅长,可是性命攸关,该怎么办?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晴儿不懂规矩,是我教导无方,但请皇上相信,她绝对不会偷盗贡品,绝无意冲撞太子殿下,求皇上开恩!””蔺晨越说越急,以头触地,很快便渗出了血迹,他不断的哀求,这个孩子是他带出来的,要把她带回去啊,老天爷,晴儿这么天真善良,求你不要如此残忍!焦急的泪溢满了眼眶。
“好了,冲儿,你全权处理,退下吧”萧景琰挥挥手道。
“孩儿遵命”太子站起身
蔺晨连忙不顾仪态扑到太子脚下,揪住太子的衣襟,“求太子网开一面,求太子网开一面……”
太子低头俯视着那张焦急却依然精致的脸,想起这个人与外表完全相反的恶毒,想起在这个人手上死去的叔伯,心里溢出了怒火和恶心,真不明白,父皇为什么不杀他。抬起脚狠狠踢在他的胸口,“如此姿态成何体统”,说完摔袖走了出去。
蔺晨被这一脚踢得险些闭过气去,等气少顺便立即爬起身追了出去。
身后乐器响起,殿上的旧臣漏出了笑颜,不约而同出了一口恶气,叔叔跟子侄辈下跪求情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对其他王爷来说是摆明了态度,这是永无翻身的可能了吧。
真正没想到的是萧景琰,这还是那个视人命为草芥的萧景瑜吗?为一个婢女?那个恶劣到发指的十六?
这不是自己乐意看到的吗?只是他在装什么?为了一个婢女这么低三下四?

蔺晨追上太子的时候,只听到一句“不宜见血,缢死吧”
想冲过去的蔺晨被守在一边的两个侍卫反拧了手臂,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太子,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太子,求求你求你高抬贵手,求你发发慈悲”……
一条白绫绕过晴儿的脖子,晴儿害怕的哭叫着,痛苦,挣扎,
蔺晨咬牙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面颊流进土里。
很快无声无息,瘫软的身体暴露在蔺晨的视线里。一切已成定局。
天开始下雨,蔺晨头脑里一片空白,连侍卫什么时候松开他都不知道,他浑身湿透的瘫坐在地上,怀里紧紧抱着晴儿还有体温的尸身,眼泪不再流,只是楠楠的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
直到雨中又有人来,拿来草席,要从他手中抱走晴儿,蔺晨条件反射的抱紧了手臂,停止了自言自语。
雨下的很大,雨雾中的几个人穿着蓑衣,一个人俯身上前,在他耳边说道:“世子放心,我们会好好安葬她的”蔺晨呆呆看着那人,那人又说:“我们也是奴才,命贱,会对她好的,让她入土为安吧”

一声巨雷滚过,蔺晨惊醒,脑子活动起来,是啊,我现在的情况竟连安置她都不能做到,热泪如泉涌般流了出来,只是瞬间便被雨水稀释。他渐渐松开手。
收敛尸身的奴才小心的把晴儿的尸身裹起放到推车上,回头看一眼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眼中一片心碎的悲凉。他在心里默念,姑娘,你也不枉在此一世了,有一个这样的主子为你伤心至此,安心的走吧。

有人搀扶起蔺晨,带他走向相反的方向,离晴儿越来越远。
终于径直出宫上了来时的马车。终于要回家了,却再也没有了晴儿的身影。

蔺晨进门的时候,雨竟然停了,这场雨是为晴儿下的吧,蔺晨心想。迎出来的众人被吓了一跳,主子一身泥水,脸色苍白,眼睛红肿,凌乱的发梢上还往下滴着水,简直狼狈不堪。这是进宫还是去哪了?
“您这是怎么了?晴儿姑娘呢?”有人焦急的询问。蔺晨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木然的往屋里走去。
“快快,别愣着了,准备热水木桶,准备姜水,伺候更衣!”老管家指挥众人。
终于在一片忙乱之后,蔺晨躺在了床上,盖上被褥,渐渐睡去。留下了憋了一肚子疑问的众人。

蔺晨还是感冒了,头很疼,但还算精神。
药材不够,他只好大量喝水,年轻还是本钱啊,终于渐渐好转。一连几天,脑袋里都是那天的事,从走出家门到晴儿的死,他再想萧景琰的意思,自己果然想的太美妙。是多大的仇恨,不让他死,要一点点折磨至死。

看着院子里穿梭的身影,蔺晨想,就到晴儿为止吧,他不想再看萧景琰不知道什么时候怒气会烧过来,不仅烧的他体无完肤,还要连累这些年轻人陪葬。所以他提笔写了一封折子,很认真的遣词造句,各种低姿态,目的让萧景琰同意遣散这些仆从,然后调两三个宫中的老人来这里。

也许萧景琰对这些无意追究,所以很快,便调来几位胡子稀疏,头发花白的老太监。
蔺晨对大家宣布了晴儿的死讯,大家一片哗然,然后说了自己的打算,再次搜刮所剩无几的家底分给众人。只有老管家已无意再去外面。#连老管家也被劝走。

院子里更加安静了,荒草开始生长迅速,蔺晨发现自己的日子更充实了,因为除了自己生活全部自理,为了保持院落整洁,他也不得不开始下手打扫。

差不多全部ooc,因为自己不会起人名字,所以借用一下😁
根据军师联盟中杨修被斩前产生的脑洞。
蔺晨是转生人的本名,无限转生,就是每一世投胎死了以后会立刻在下一个人的身上醒过来。这次转生到了大禹国的十六皇子萧景瑜的身上。

战争终于停止
萧景琰坐在书案后面意气风发的询问道:刘爱卿想要什么赏赐?
刘静恭敬的拱手道:“臣别无他求,有一个意愿还请皇上成全。”
“爱卿尽管道来”
“求皇上留十六皇子一条性命……这也是梅军师的遗愿”说完,从袖中掏出一个锦囊。
萧景琰命人呈上锦囊,亲自拆开来,一张纸条含在其中,纸条上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只求十六此生性命无虞”。萧景琰一只手遮上眼睛,无声惨笑,梅长苏啊梅长苏,竟然在这等着我呢,没错,我本想拿老十六的性命祭旗的。如今你竟这样要求我……“罢了罢了,我答应你”
下面的刘静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朋友的临终托付。

过几日,新皇登基举国欢庆,萧景琰大赏群臣。
十六皇子的府门前重兵把守,里面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像被堵住了喉咙,在等待皇上的判决。相对于下人们的紧绷,蔺晨心态很平静,这个皇上恨死他了,估计要拿他祭旗,死亡对他来说不可避免,只是这次活的时间是最短的一次,锦衣玉食的几个月像个惊喜。

过了晌午,圣旨终于到了,没有杀气腾腾的带刀护卫,只有一个老宫人捧着圣旨走进了院落。蔺晨带着下人会在院子里听取圣旨。所有人战战兢兢的听着,直到圣旨宣读完毕,都喜极而泣的大呼谢万岁开恩。皇上没要灭他满门,只是囚禁了他,没有皇上许可,终生不得踏出府门半步。并且没有贬为庶人,只是也没有升他的称谓,依然保留着世子的职位。这是一种变相的羞辱。

时光对蔺晨来说是平静悠闲的,和前面几次人生的打打杀杀比起来,这里跟天堂一样,每日里都能让自己过的快活充实,先是一本书一本书的读,然后抄写。默写医书,在后园里种植草药。每日按时吃饭睡觉,看书写字,锻炼身体的蔺晨,真难以想象自己还有生活如此规律安逸的一天,就这样在这里老死着实不错。
皇上从耳目那里得来蔺晨每日的消息,很诧异。心里虽怒,却没有时间去那里发飙,只好想了个馊主意,减少那里的吃穿用度,后来干脆不管了,任由送物资的宫人克扣。听说他们好久没有吃到肉,想到一脸菜色的十六皇子,萧景琰煞是解气。

时间一长,十六皇子府本来就不大的院落使时间开始显得漫长。这样囚禁无聊的日子很快使下人分成两种,一种开始颓废愤懑,一种和变得平易近人的十六皇子更加亲密。只是后者太少了。加上吃穿用度的愈加贫乏,压抑和萎靡弥漫在院落里。

吃穿用度简单到发指,跟普通的老百姓已经没什么区别,直到肉从越来越少变成全无,大家开始以为送物资的宫人忘了,后来问了才明白,是真的再也没有了。
蔺晨只得拿出家当让下人贿赂门外看守的士兵给他们偷偷的买回物件和肉食。那些当兵的因为此间主子的身份没敢太贪,怕哪一天皇上心情好了再赦免了这位,被告一状得不偿失。

然后,连衣物,冬日的碳火也越来越少,蔺晨想,这么久的日子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真么多人,这样越吃越穷,不用等皇上杀他,他会自己先饿死了。得自力更生!

蔺晨和两个下人琢磨了半个月的日子,做出了一副弓箭,没办法,当初抄家,清走了很多东西,物资匮乏。他自己倒是没想过出逃或造反,只想射杀点鸟儿给大家补充点肉食,这解决温饱的玩意儿,倒让皇上紧张起来,勒令侍卫没收了。蔺晨只好再想别的法子。

这一天是梅长苏的第一个忌日,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因为这两天皇上的脸色实在可怕。刘静等曾经的老友看到皇上的样子也不知如何安慰,和皇上一起祭祀完老友缅怀一番就走了。直到晚上,萧景琰遣走所有人,独自一人喝了很多酒,痛哭一场,往日好友并肩作战的情景好像就在昨日。渐渐的,想起了十六,心中窜起了腾腾怒火,立即招来侍卫,不管不顾的骑上马,打开宫门冲到了十六皇子府第前。
萧景琰制止了侍卫通报,径直走进院子里,却发现静悄悄的,地面打扫的很干净,草丛里有蛐蛐的叫声,再往里走就看到了萧景瑜的书房。此时蔺晨正在灯下写字,烛光温柔,映照着他光洁英俊的脸颊。
萧景琰越走越近,灯下人长长的眼睫都能看到了,印象中灿烂飞扬的人从未如此恬静,简直美得像幅画。

一个提着灯笼的身影从拐角走出,看到几个健壮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站在主子房外吓了一跳,大喊一声,什么人?

萧景琰从美妙的感触中醒来,歪歪嘴想,连个正经守夜的下人都没有,我他妈都走到门口了!我堂堂大禹国的侍卫成了罪臣的保镖了!
怒气又瞬间回来了,眼前屋里那个美丽又恶劣的人就是梅长苏爱到骨子里的人。萧景琰一脚踢开正门,灯光撒了出来,提着灯笼的老管家已经跪伏在地,大呼“皇上恕罪”

画像被撕破。萧景瑜从桌子后面慌乱的站了起来,但是慌乱好像只有一瞬,将手中的毛笔轻轻放好,他优雅的在桌边躬身道:“不知皇上来访,有失远迎,还望皇上恕罪”那双美丽的眼睛又变成没有感情的黑色琉璃,只流露出冷静和少许的疑惑。
萧景琰预期中的害怕和毕恭毕敬没有出现,心想,还真是骄傲啊,也对,我们还曾是战场上的对手呢。
侍卫们留在门边,萧景琰缓慢的走近桌子,拿起十六正在写的字,漂亮的小楷,可惜写的是医书。连同这院子里的干净安宁,完全没有祭拜过的迹象,“呵呵…”萧景琰低低的笑起来,“长苏啊长苏,枉你死前还对他念念不忘,就喜欢上一个这么忘恩负义的东西!”话落,一脚踢在萧景瑜的腰侧。
蔺晨虽知来者不善,依然没有防备这一脚,被踢的滚倒在地上。半年的安逸让他心里泛起了凉意,望着一身酒气,眸子发红的皇上,心里暗忖他不会要杀了我吧。
怒气彪高的萧景琰又迅速的扑了上去,揪着对方的衣裳起身,一拳打在脸上。
老管家被这一幕吓懵了,想冲上去保护主子,被侍卫拦下,只好跪在门外以头抢地,喊着“皇上息怒”

“今天什么日子你忘了吗?”“梅长苏如何待你你忘了吗?”“因为他求我你才能活到现在,知道吗你?”“跟你娘一样忘恩负义的东西!”萧景琰边说边打,桌椅书籍被撞到一片。
蔺晨努力的忍住动手的欲望,单方面承受着皇上的拳打脚踢,赌一把吧,皇上虽然没有拿刀,但是他的带刀护卫近在咫尺,要杀自己真的方便的很。我们貌似是亲兄弟吧,我也是皇亲贵胄来的,这么在你的侍卫面前打我,你是多不在乎皇家颜面啊!蔺晨一边用手护住要害一边在心中腹诽,天啊,这个人是不是跟姓梅的也有一腿啊!!!

萧景琰看着血从萧景瑜的鼻孔、嘴角、额头蜿蜒的流下来,手臂狼狈的保护着自己,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他舍不得你,我可要替他出气”冷笑一声,把擦完手上血迹的手帕扔在地上,向门口走去。

果然皇上只是过来发泄一番。只是连累了老管家,在门外磕了很长时间的头,边磕边喊皇上息怒,打了多久,便磕了多久喊了多久,等皇上出门时,亦是嗓音嘶哑的喊到“恭送皇上”

蔺晨没有伤到要害,但是浑身疼的发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皇上那拳脚不是盖的,只是真的没想把他杀了而已。所以皇上出门好一会儿,蔺晨才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门外,扶起连吓带哭同样颤颤巍巍的老管家。和惊起的其他的下人看着大门缓缓关闭。
蔺晨看着老管家,眼眶有点湿润,不过老管家哭是因为可怜主子,蔺晨却是因为突入而来的温暖。

老管家是看着十六皇子长大的,从奶娃娃到伶俐稚子,到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一天天拔高的身骨,愈发精致英俊的面容,一身的骄傲和贵气,像个小太阳,光彩夺目,倍受宠爱。如今不过二十有三,还没有婚配,没有子嗣,却将要在这度过余生,那一身的才华和骄傲也将在此埋葬。如今还要受到折辱,先是没改封号,再被殴打。让他想不到的是,主子却表现的很淡然,没有表现得歇斯底里,也没有颓败,悠然的像在享受这一切,这让他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这次,蔺晨总算记住这一天的特殊意义了,还有皇上对他那么大的恨意却不杀他的缘故。

足足养了一个月,蔺晨才又恢复了生龙活虎,药材很少,好在身体年轻,底子甚好。养伤的日子里,蔺晨的心里开始丝丝缕缕的难受,尤其想起梅长苏这三个字的时候。是本来的记忆开始回笼了吗?记忆全部回来的时候就离离开不远了啊。

院子里的花开了,一个小丫鬟和几个下人在采摘,想用来酿酒。府里的下人在皇上同意后遣散了不少,只留下了实在无家可归的几个男的下人和一个叫晴儿的小丫鬟。这些人皇上倒是没有为难过,只是院子里更冷清了。他一个人还没有家室,是要孤独终老吗?哎,就是没关起来,他也有不了家室了,据脑海里留下的一些回忆,他是喜欢上了那个叫梅长苏的男人。蔺晨苦笑一下,手里端着书,眼睛瞄向了娇憨的晴儿,心想,要不收了她?哎,想什么呢?蔺晨摇摇头,还是不要害人家了。

这样的日子让相依为命的几个人感情愈发深厚起来。蔺晨已经放下什么皇子的身段,每天使劲浑身解数发掘这个院子里的快乐,不知道这么深陷到感情里好还是不好

第一年过年,萧景琰象征性的给十六皇子府一些赏赐,虽然少的可怜,但蔺晨还是高兴的怎么似的,酒肉当天就招呼大家一起吃了,布匹分给了晴儿一些,剩下的月牙白的布大家都执意留给了自己。

年后几个月就是皇后的寿辰,萧景琰在当天竟然派了车马来接十六皇子进宫。府里的下人都很想出去放放风,最后蔺晨还是只带了晴儿。
车马来的太突然,府上一点准备都没有,新的布匹还没来得及做衣服,只好穿上了往年先皇赐下来的世子服饰。

坐上车后,蔺晨才想起来更可怕的还在后面,贺礼!!这下真有点一个头两个大了。他现在真的穷死了。看着单纯的晴儿欢天喜地的看着外面的街道,真羡慕啊。也不知道萧景琰抽的哪门子风,想起他来了,这是想修好吗?毕竟还是有血脉亲情吧。可惜他想的太美好。

所谓急中生智,蔺晨在进大殿之前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是已经不知道哪一世学到的绝活了。

下了马车在宫人的引领下,进到举办寿宴的大殿附近,人很多,大臣家眷皇家血脉,济济一堂,华服丽人,衣香鬓影,只有蔺晨和晴儿衣着寒酸,周围的目光和窃窃私语让他们如芒在背,活了几世实在没被这么指指点点过。对啊,他脸皮薄的很怎么办?
大部分人看到他都挺惊讶,在猜测皇上的意思。今天的贺寿有意思了,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儿子同位是何等的侮辱啊。

这蝴蝶翅膀一样的长睫毛真是忽闪的人心痒

洪大长腿的日常一步三层台阶

我们庄叨叨的这个姿势……,后面为啥站的都是女的?我嫉妒!

是真色气没有假😍链接看评论
没有阿诚。
只有看了就很想压倒的靳东
给大家分享

自从软糯的庄恕以后,看他和谁站一起都有cp感了。😂
@東家小正太
两个帅比站一起有木有感觉?还有一个桌子吃饭的。剪个视频也不错吧